缠绕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缠绕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郭敬明与小时代影视圈门口的小野蛮人

发布时间:2020-07-21 09:57:11 阅读: 来源:缠绕膜厂家

《小时代》上海电影节首映之后,新丽传媒的副总裁张文伯以《你的通行证,我的墓志铭》为标题,写下一篇文章,总结了作为同行的危机感和《小时代》必将成功的主要原因。看到一些业内人士将这篇文章定义为同行吹捧,内心不由得涌起一阵仰面45度的忧伤,继而无法控制住捧臭脚的冲动,继续张文伯的话题,衍生下去。4月25日,我发过一篇微博,保守的预估小时代会在3个亿以上的票房。我没看过原著,也没看过全片,我所有的依据都来自于我很早前看过郭敬明的一个访谈,还有一些宣传物料。他给我的印象是一个很棒的产品经理,并且很懂得文化商品的营运规则,他完全具备了当下"制片人式导演"的一些特征。以他所具备的素质,又有一个相对宽松的创作环境,肯定能达到基础估值的临界以上,也就是一千万人次,三个亿票房。

到今天,《小时代》会获得超高的票房已成为行业内的共识,只是究竟是5个亿还是7个亿以上,能不能超10亿,大家还仍有争议。我不想继续来谈为什么,因为在我之前的文章中,该分析的都分析的差不多了,我想说的是《小时代》会带来什么。

狼来了

影视行业在中国一度位置拔得很高,并且曾经是由学院派掌握(现在一半还是)。所有还健在的中国电影泰斗中,对电影市场化运作吃得最透的人叫周传基,他是一本好莱坞活字典,但他是反好莱坞的,一生以奥斯卡为耻,以好莱坞的商业运作为耻,他的影视艺术哲学基本上完全代表了一部分学院派导演的想法—— 他现在住在洛杉矶(周老一定是住得离“敌人”最近的中国电影泰斗)。

影视圈,以前这是个小众并且相对独立的行业,大家都是论资排辈着来,和市场关系不大。媒体们基本上是按照从学校的毕业时间来给导演们论辈分的,第四代、第五代、第六代……把它们形容的跟丐帮长老一样。所以,影视行业内羞于谈市场化有着很深的历史渊源,一时半会根本调整不过来。

外行扛旗

电影的中小成本时期,导演都是个技术全才,像中国第一代创业者一样,厂长到车工都可以自己一个人全兼了,然后带着一帮做美术、摄像、灯光的兄弟徒弟,整个剧组就是一个戏班,走哪里带哪里。规模大了后,现在稍微松散一些,各专业慢慢形成自己的小圈子,连跟组司机都分几个派别。很长一段时间里,行业里的信息交流都是口传口的,所以行业资历必然会带来一定的优越感。

当整个电影市场进入“营销时代“,”导演中心制“既给了导演自由,也对导演有了更高的要求,这让一些有着优越感的技术型导演反而忽然被边缘化了。项目管理,消费心理,视觉的流行趋势……这些更倾向于商业的要素,成为导演们需要学习并掌握的知识。至于在技术上的实现,一帮港台专业人员等着开活呢,只要导演有想法,上天揽月下地种田皆可,《小时代》就是郭敬明带着一帮台湾团队搞完的。

从徐峥到赵薇,再到郭敬明,原本按资排辈的国产电影导演界,终于彻底打破了原先的伦理。传统的国产电影在中国走下神坛,葬在了2013,最后一锹土就是这个外行郭敬明铲的。这给无数的外行人有了冲锋的理由,他都可以,为什么我不行?好莱坞还有个昆汀呢。

出版来袭

在美国的经济体制下,行业开始得越早,与华尔街走得越近;行业规模越大,与华尔街的关系越亲。所以经过几轮电影行业的大萧条,电影公司陆续被一些传媒大亨搂进怀里,并且在内部完成了全产业链布局。至于在中国,电影和其它文化商品是差不多同时解禁的,但受制于居民收入水平,和播映渠道的发展,规模一直不大,也显得更加文艺范儿。当出版行业打得头破血流,吐沫横飞一嘴毛时,影视正独自芬芳,暗香满溢。当出版行业你吃我,我吃你的时候,影视圈子正其乐融融的一起分奖项,谁家也不落空。市场化节奏进展更快的出版行业,内部已经搞得差不多了,早就盯着影视这块肥肉,谁不想做中国的时代华纳呢。

前几年,影视行业与出版的交集是彬彬有礼的,你来我这出本书,我卖个剧本给你,大家都在试探着对方的深浅。现在国家都将新闻出版与广电总局合并了,出版行业肯定是彻底坐不住了。也有走的比较快的,像长江传媒、凤凰传媒、环球时报这些国企等等,不过都还是按照套路来,先摸一摸影视行业的边,参与投资或者收购个导演工作室啥的。但郭敬明则乱拳出击,《小时代》是直捣了黄龙,而且郭敬明还放话:”小说家是天生的导演“,这肯定是挑衅啊,郭敬明显然是出版行业派过来捣乱的。

武汉银都文化传播的老板(旗下拥有《最推理》、《淘漫画》、《看小说》等读者群在95后的杂志),在转发我的一条关于行业趋势分析的微博时,开心的喊道:“电影王国,我们来了!”,得瑟啊,感觉这是要去迪斯尼啊,显然不觉得影视行业水深。

狼为什么要来

企业多元化有两条路径,一条是横向的,行业内并购和拓展,一条是纵向的,打通市场生态链的上下游。图书出版业的民营资本们左右上下看看,影视是为数不多的软柿子,对民营资本是放开的,市场是蓬勃的,产品的部分特征又是相似的,不流口水才怪。

——前景的诱惑

影视行业说起来市场化改革已经差不多二十年了,但实质上电影行业刚刚随着商业地产的发展有所起色,行业年规模不过200个亿,另外一个市场化更不彻底的电视剧兄弟,也不过才刚刚迈过100亿。当年完美世界从游戏行业屁颠颠的跑过来,用不到4个亿的现金,就横扫了影视圈,都不带眨眼的。

虽然如今行业里出现了几位大拿,但是基础格局并不像表面那么稳固,在大型资本面前,仍然是不寒而栗的。行业内其实都防着一手来着,各自都找着不同的靠山,几家为数不多的上市公司中,唯一没有过硬资本背景的华策,刚刚并购了行业内另外一家规模型公司克顿传媒,明显是乘着别人还没进来的时候赶紧把自己养壮实了。

受到整体规模的限制,无论行业内如何囤积脂肪,不主动进行产业链的整合,影视仍然是一个四面透风的小土屋。现在《小时代》忽然从产品上进行突破,都压根没想着从外围资本环节切入,这明显会让其他出版公司有了另外的念想。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而且人家既不缺钱也不缺人,俏媳妇碰到高衙内,迟早会明抢的。

——受众的粘性

小说和漫画天生比影视拥有更强的用户粘性。作为承载信息的工具,天底下的语言都是一套形容词,“杯子”是用来形容某类容器的,“跑步”是用来界定某种动作的,至于副词、介词就更不用说了。语言有着先天的缺陷,就是边界的模糊性,你必须要用很多的文字,才能描述清楚“多云”是怎样的一种状态,而之所以你会理解“多云”这两个字,是因为你的生活经历让你自动脑补了。我们看一本小说时,读者也是要自行进行大量脑补的,这其实就是一种互动。

各位如果看明白上面这段废话的,就会大喝一声,这不就是用户体验嘛。对啊!影视作品是和情绪的直接互动,而读者对小说的想象,既是个性的,又拥有共性,既是自我的,又是本我的。一本能杀出重围,拥有众多读者的小说,一定是在内容上迎合了他们心理上的共性。郭敬明们做电影,是直接带着读者粉丝群杀过来的。

影视的羊碰到外来的狼

当我们还在努力向好莱坞学习,利用合拍片想偷学点东西时,后院起火了,回头一看,居然是个毛头孩子放的,虽然人家已经三十了。古话说三十而立,何况这还是个商业奇才,郭敬明现在巴不得影视行业的大拿们不接纳他,话也说得狂放,因为你越抵触,观影的那帮年轻观众们就越抬杠。

比一比市场操作:

从市场操作来说,出版行业一直不弱于影视。在我们炒作绯闻时,人家炒的是早恋;在我们感叹人才机制时,人家正在抨击教育体制;在我们终于熬出头混到能站在人民大会堂做不痛不痒的提案时,人家开始谈改革与民生了。前几年,有个出版行业的混进电视界,用出版行业的一些邪招,做了个叫《XX嘎嘎》的访谈节目,这还没播多长时间,大招还没使出来,就因为太出格被禁了。

至于市场化程度,去书店看看你就会知道,他们是在向超市和快消品学习顾客的分类与商品定位,而我们还在哀怨的责怪顾客为啥不看我拍的电影。人家跑签售那是一个城市一个城市的过,我们跑个首映,有些人还要嫌弃下酒店什么的。

图书出版行业的类型化发展也是从引进类书籍开始的,出版行业有过痛苦的低潮期,也正是在低谷之中开始向成熟市场学习。各种进口的心灵鸡汤、励志小品忽然在某个阶段成为我们耳熟能详的流行话题,而背后正是国内出版界的崛起之路。在走过那个阶段之后,出版行业已经成功的将国外的体制和操作国产化了,虽然目前还很粗放,但他们确实在借鉴成熟市场的经验上,走在了影视行业的前面。

比一比商业意识:

好莱坞的电影是爆发的草根,这么多年一直想买个贵族,让别人把自己当作艺术。我们的电影是贵族,这么多年都是艺术,从来不觉得自己有天会成为草根,而是改称为“接地气”。我一直很纳闷,大家都是田里长出来的,凭什么电影就“逆生长”了,每次看到这个词,我都觉得有点冒仙气。国产电影一直与好莱坞之间拧着一股子劲,就是因为始终不敢也不愿承认,文化商品首先它是商品,其次才是文化,你只有把它先当成商品,你才能用来诉说文化。

弘毅投资刚刚与SMG成立了三十个亿的基金,目标直指影视行业的股权投资(项目投资是幌子,买卖公司当然比买卖电影轻车熟路),在这些成熟的资本商人推动下,要么影视走出去,完成多元化,以及全产业链的布控。要么,等着别人过来买你,到时候记得打扮的素静一些,别忘了咱也曾经是个角。

回想一下,我前两天还说影视行业第一梯队的基础格局已经基本稳定来着,现在看来,可能是我错了。另外,这篇文章是受《小时代》片方所雇发的宣传文,我是领了5毛钱的酬劳的,行业里的前辈们可千万别当真。

Framework面试题

java架构师培训学费

前端开发框架有哪些

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