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绕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缠绕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县老爷智斗老鼠精-【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8:43:57 阅读: 来源:缠绕膜厂家

从前,溧水县有一任县老爷,是个灵龙心。多少年过去了,人们没有忘记他。灵龙心的县老爷为官廉政,爱民如子,秉公执法。他一有时间,总喜欢到田冲里去转悠,看老百姓的庄稼长得好不好。他深知“民以食为天”!田地里快要成熟的庄稼,只要他扫上一眼,立马还能估出产量来!如果收割后上秤一称,保管准得不得了。

起先,溧水县收的粮食不够吃,后来这位灵龙心的县老爷来了,在他的治理下,溧水县的产量很快上来了,家家户户有余粮了。可惜好景不常在。溧水的粮食产多了,不知从哪里跑来两只神秘的大老鼠,尽选好庄稼又是啃吃,又是糟蹋。更气人的还是,它们动不动把五谷杂粮往外县拖。一年到头,溧水的粮食被两个大老鼠连吃带糟,损耗无数。好不容易上去的产量,直滑坡,又紧张起来。

那两只大老鼠,人们很少看见它们的踪影。就是有人偶尔一头撞见,也不敢奈何它们!因为它们遇见人后,根本不害怕。有人见到过它们,让慢了一步,你看,它们浑身的黄毛,根根倒竖起来,眼中的凶光毕露,活象两把寒光闪闪的利剑,咄咄逼人!

这年秋收前,溧水县老爷在田冲里转来转去,望着被大老鼠吃剩下的一堆又一堆的稻壳,十分心痛。他不由抓起一把,仔细看了半天,然后闻了又闻,突然想起什么,伸出手指,掐算起来。溧水县老爷会算。过了一会,他算出来了,那两个神秘的大老鼠,一公一母,成精了!它们各有千年道行,能变人变物,会腾云驾雾,平时来无影,去无踪!

用什么法子来灭掉这两个老鼠精呢?溧水县老爷在田冲里边转悠,边苦苦思考着良策:投毒?对得道的老鼠精,恐怕不会起作用的。弄不好的话,可能会适得其反,自己害自己!鼠夹?一般家用老鼠夹,太小!是奈何不了它们的。制造大鼠夹,目标大,会招风,老鼠远远就能看见。驱赶?倘若惹恼它们,这两个孽畜,一旦兴起妖法来,恐怕驱赶的人,性命难保!溧水县老爷思来想去,觉得唯一妥当的办法:用它们的天敌——猫,去试试看,管不管用。

溧水县老爷出了告示,叫全县每户人家,放一只猫到田里去。他的想法不错!猫多力量大,不吃掉老鼠精,吓也要吓跑它们!成千上万的猫到了田里之后,谁知一只只犹如泥牛入海——有去难返!那些猫只见下田,不见出来!谁也没有预料到,大大小小成千上万的猫,全被两个老鼠精啃吃了!

溧水县老爷万分震惊!他又一算,知道了:猫太小,份量不够!要灭掉这两个老鼠精,起码要用九斤半重以上的大猫,最好是两只——一猫对付一鼠,个对个!他再次叫全县的人,一起找大猫!

全溧水的人七找八找,结果只找到一只大芦花猫。称称,只有九斤四两。尽管不够份量,溧水县老爷还是蛮高兴。他摸摸芦花猫,说:“差一两不要紧,我有法子。”

原来,溧水县老爷家里放有老鼠笼,三天两头,总有老鼠爱往里头钻。当天夜里,一只半大的老鼠,因为贪吃笼中的红烧鱼,这时候还没有出来哩!溧水县老爷叫人把老鼠笼拎来,将笼中的活鼠,喂了芦花猫。芦花猫饿了大半天,一只半桩子大的老鼠,岂能填饱肚子?芦花猫吃出瘾来了,竟然“喵呜,喵呜”地叫开了,不难猜出,闹着还要吃哩。溧水县老爷又摸摸芦花猫,说:“你是一条好猫!等一会,你自己去逮大老鼠,再好好吃个饱吧!”

溧水县老爷叫人再称称芦花猫。眨眼之间,芦花猫长了三两,变成9斤7两了!溧水县老爷说:“好!它达到份量了!”

溧水县老爷两手抱住芦花猫,亲自把它放到了老鼠精最爱去的稻田里。芦花猫下田后,静静听了片刻,突然“呼哧”一声,飞窜田中,扑过去一口咬住一只大老鼠。大老鼠被突如其来的袭击,吓懵了。直到颈项被芦花猫咬痛,鲜血汩汩向外直流,才知道大难临头,拼命挣扎起来。它越挣扎,芦花猫钢钉似的牙齿咬得越紧。大老鼠被咬得渐渐透不过气来,最后四脚连撑几下,不动了。

人们象看热闹似的,围了过来。只见那只老鼠大得出奇,它比芦花猫少说大出一倍!养得肉滚滚的,活象个小猪崽;一身长长的黄毛,金光闪亮。再掀开它的后腿裆一看,哈哈,还夹着两颗蛋蛋哩——人们明白了:芦花猫咬死的,是公老鼠精!

芦花猫只顾贪吃公老鼠精的一身肥肉,让母老鼠精侥幸逃了性命。其实,芦花猫咬住公老鼠精时,母老鼠精在一旁见了,它本来想冲上去搭救它的丈夫,可是心有余,力不足!因为母老鼠精打出世娘胎,还从未见过如此大猫呢。公老鼠精被咬得“吱吱”直叫,母老鼠精吓得“瑟瑟”发抖,连站都站不稳了,哪里还有勇气和力气上前?它屁滚尿流,动弹不得,只好趴在稻棵后面,眼睁睁地望着自己的丈夫,被芦花猫活活咬死。

溧水县老爷见公老鼠精被芦花猫咬死了,兴奋得手舞足蹈,连连击掌喊好!母老鼠精此时恍然大悟:可怜的丈夫,原来为这个狗县令所害!母老鼠精气得将银牙咬得“咯吱咯吱”直响,同时暗暗发誓:冤有头,债有主!不报此仇,决不罢休!它稍稍镇静后,不敢打停,悄悄地从稻行中掉头,独自逃命去了。

母老鼠精一阵烟似的跑出很远很远,直到跑不动了,才一屁股坐在山坡上。它望着远远的田冲,呼天抢地大哭起来。它哭了好长时间,眼看天快黑了,才收住泪水。母老鼠精站起身后,两眼睁圆,怒目盯住失去丈夫的方向,恶狠狠地自言自语道:“溧水县令,我叫你不得好死!”说完,它擦去泪水,上了大路。

做第三代试管婴儿能避免哪些遗传性疾病

南京治疗牛皮癣医院外伤对牛皮癣的影响有多大

肠癌晚期生物免疫细胞治疗效果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