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绕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缠绕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一位86岁老兵的30年100万

发布时间:2020-07-13 20:37:51 阅读: 来源:缠绕膜厂家

一个86岁的老人,还能清楚地记得60多年前那些牺牲战友的名字吗?

孟庆平,爱唱歌,皮肤黑,讨姑娘喜欢,被日本人打死时24岁,少了一只胳膊。李文宗,清末最后一科秀才,晚年参军抗日,为掩护战友撤退而身亡。欧明海,外号叫欧老虎,老百姓有民谣:非虎似虎欧老虎,无形踪,鬼子见了都心惊。在淮北西大门抗战烈士陵园里,一头银发的欧兴田指着23座坟头上的墓碑,滔滔不绝,一一道来。

这些墓碑上的名字,是欧兴田一个字一个字刻上去的,甚至于这整个烈士陵园,都是老人自费花了100多万元修建的,不仅如此,他还在这儿守候了将近30年。

陵园位于安徽省固镇县任桥镇清凉村,这里地处偏远,走上40多分钟,穿过大片绿油油的麦田,才能坐上车,车再摇晃上50分钟才能进县城。

这个没花财政一分钱的20多亩的烈士陵园,不在民政部的正册里。114查号台查不到它,邮局的邮差没来过这里。老人与外界唯一的沟通,是一部要么信号不好,要么常欠费停机的手机。

可在老人眼里,这个僻壤之地,却是最纯净的圣地。在抗战时期,这里是重要的交通要道,14岁参加革命,当过张爱萍将军的文书,历任参谋、少校参谋长、中央军委第一炮校行政科长等职的欧兴田,曾目睹了2400多名新四军为保护这条要道而流血牺牲。

陵园说不上有什么设计之美,尽管雕着花的门楼花了十几万元,纪念碑是他专门设计的三角形,寓意纪念宿灵、灵凤、宿怀三个县的烈士。

这些坟并不是一开始就在的,全是老人一个个迁过来的。有的是老人说服烈士的后人,移到此地;有的是他费尽周折找到的矮了,平了,荒着没人管理的烈士坟,移过来。

每次把战友请回来,对他都是件顶隆重的事儿,他会支付雇用的4个人每人每天500元,4个人抬棺,一路放着鞭炮,热热闹闹地让战友搬到新家。

没人解释得清,这个享受师级离休干部待遇的老人,一个月工资有六七千,为什么放着城里的好日子不过,来这里当守墓人。

我活着,快快乐乐一大家子,可想到死去的战友,自己活得有什么意思。他挽着右手袖子,露出自己名字的刺青。

当年我刚参加革命,所在的尖刀班共有9人,每人都在手臂上用针和墨水刻下各自的名字,大家在一间学校的破教室里发誓,谁活着,谁就要为牺牲的战友守墓。既然我答应了,就得做到。老人淡淡地说。

当年的一句承诺,老人几乎用了整个后半生来践行。

建陵园初,他和老伴在荒地上搭窝棚住了两年,不通水电,就点煤油灯、打井,每天挑60担水浇灌2000多棵松柏。

为了能把烈士遗骨找到找齐,他花了两年多时间,每天骑自行车五六十公里,走遍了三个县的所有乡镇。有的烈士家庭没有后代,有的政府没有登记入档,他历经重重困难,反反复复地去落实,最后记录下2400多个名单,一一入档。

为了给修建陵园筹资,老人四上北京,去了6个省化缘,他先后找到了原国防部长张爱萍、中央军委原副主席张震等36位老领导。欧兴田对这些昔日在此战斗过的战友开门见山:你看谁谁都给了500,你看着给吧!老领导们每个人都拿出了一笔数目不小的钱。

化缘化来了13万元,欧兴田还把自己一生所有的积蓄和每月6000多元的工资全搭进去了,可很多困难依然接踵而至。

有商人以为这是公家的事,卖给老人45车劣质砖,工程质量不合格,便拉老人下水,遭到老人的拒绝后,骂老人是老骗子,还带着黑社会来威胁老人。有的企业明摆着要老人给回扣,国家的钱,你傻啊!

村民也不理解老人,老人搭建的围墙,到处是窟窿,村民三天两头来这里偷国家的钢筋、水泥。有的村民家办红白喜事,大摇大摆地从老人眼皮底下拉走两车砖。欧兴田四处追着要人家还。村民说:死人的砖还用还?反正你的砖又不要钱。

嘉兴工服定制

达州西服定制

昭通工服订做

青海西装定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