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绕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缠绕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一位嗜文者之迂腐故事

发布时间:2020-07-13 14:55:20 阅读: 来源:缠绕膜厂家

核心提示:已届而立之年的古先生,素来是个喜文嗜茶者,因慕东南神山之神秀由闽南而迁居之。古先生是一位教书先生,平日里除了兢兢业业于本职工作以外,还对地方草根文化情有独钟,以至于长期坚持深入山村野地,进行着独往独来...   已届而立之年的古先生,素来是个喜文嗜茶者,因慕东南神山之神秀由闽南而迁居之。古先生是一位教书先生,平日里除了兢兢业业于本职工作以外,还对地方草根文化情有独钟,以至于长期坚持深入山村野地,进行着独往独来式的考访、搜集、研究和创作。

古先生痴情于山川地理,嗜好于茶与茶文学,几乎到了难以复加的地步。无论是冬霜雨雪,或者是烈日清风,总是不停地踏勘着东南濒海的山海岛礁,几乎访遍了古寺老观名村险寨,结交了无数的乡野耆老隐士高人僧道,采撷到了丰富的逸闻传说风俗物产等等素材。

经过数十年的野外餐风露宿,以及书斋不分日夜的勤奋笔耕,古先生终于有了数百万余字的文史创作手稿。正如先生在成功刊印第一本书时,以饱含深情的感慨,与前来祝贺的书友乡亲们说:“吾一介书生,云游四方。山水为娱,岩壑为情;随缘而家,遇知而友;聚散于欢冷,来去于飘萍。自从落榻于神山,蹉跎竟至数十载。何也?留恋神山之奇秀,感念山中父老之盛情也!以故,吾倾心于神山的怀抱,常年置身于山中,野果为食,冷泉为饮。探源其中山水之精微,采撷历史之逸事,品啜灵茶于山寮,穷究天地之奥妙,运行秃笔于陋室,终成一书以了所愿,三生之幸也!”

东南神山历来有名,素以海上仙都之美誉而闻名于世。神山峰岭连绵,山水旖旎大观,内中道佛氤氲悠久,历代高人隐士不绝于野。每逢乱世,更有豪杰枭雄、盗寇海匪角逐争斗而出没于其间。最令人惊叹者,神山之中奇珍异果比比,香花四季常有。诸如大白茶、四季柚、槟榔芋、蟠桃、黑葡萄、晚熟荔枝等等,历来内外闻名。

在漫漫的考访与文创生涯中,古先生际遇了一系列能够警醒世人的故事。这些际遇与故事,不但因成了古先生对于茶文学创作的殉道精神,同时也促成了先生勇于担当和坚忍意志,以及能够承受任何苦难的人生观与价值观构成的完美与升华。

跋涉于坎坷文创之路的古先生,随着散文、小说、诗歌和文论在报刊上发表的增多,更由于连续成功出版了数本长篇著作,古先生在当地渐渐成了一位颇有点名气的草根作家。但是,在长期固守封闭自娱和见重于轻文重利的地方社会氛围中,历史上“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夙命,同样无法避免地降临到了古先生的身上,差一点将之打入到灾难的深渊。

古先生完全没有料到,首先发难于自己的,恰恰是此前最受自己敬重的老者丁芥。平日以编辑几本当地文史资料和诗集售卖换钱为生。盖因悚于古先生的成就冲击到售书,而影响到丁芥赖以生存的生意收入。于是,丁芥便用极不地道的惯用手法,复原了一场类似于文革攻击人的手法,对古先生进行了一场无情的诽谤、攻讦和陷害。

聪明的丁芥,擅长于采用阴阳夹击的阴损整人技法。文革中,其成功地运用此法游戏了不少本地名人。如今,人老心不老的丁芥,又拿出了看家本事,一方面罗织了古先生所谓“抄袭地方文人作品”和“非法出版物”等数款罪状,书写并复印了数百份告状信(类似于文革的大字报),在政府单位中散发,要求政府对古先生进行严处。另一方面,私下托人转告于古先生,如果付出私了费十万元,则此事可以了结。

面对如此卑劣的诽谤陷害和公然敲诈,古先生在嗤之以鼻的同时,给予了断然拒绝。再说,当地的人们素来了解和熟悉丁芥的一贯秉性,对于丁芥的举动,大多冷眼观之。治愈政府单位,也没有将之当成一回事。

眼看第一回合的努力没有产生预期的效果,深知开弓没有回头箭道理的丁芥,便用相同的方法越级到地区和省城继续告状。得知上级政府相关部门派人调查的时候,丁芥又不失时机地托人传话古先生:如付足五万的私了费(第一次主动降价),其可以马上撤告。并主动附加了一个友好的条件,说其有办法把事情彻底摆平。

已然经历过一次敲诈的古先生,面对如此罕见的厚颜无耻和纠缠。概叹之余忽然醒悟,这难道不就是当今逐利时代道德堕落的活生生典例吗?

心念豁然的古先生,不禁逐渐消去了心中的恼恨,转而升腾起对丁芥的无限怜悯。于是,先生决定以平和的心态接受故事的自然演绎,兴许将来还能成为一例难得的写作素材。面对丁芥所托来人,古先生平和地对之说:“请转告丁芥,钱我老古没有!不过,欢迎丁老先生竭尽全力!”

丁芥其人,高龄已至古稀之年,文革中成长起来的地方知名文痞。改革开放以来,迅速与时俱进,老当益壮地奋勇投入到逐利的社会洪流中去。平日里,颇能娴熟地运用黑红舆论驾驭社会影响力,用之谋求一些不劳而获的个人私利。丁芥素来见钱眼开,嗜钱如命,以钱之多寡而论是非。

一段时间以来,已然老迈混沌的丁芥颇觉走背运,盖因其惯用之谋钱手法屡屡失灵故也。某日,忽然灵机一动,便转而把敲诈对象对准了迂腐的古先生。

往时,丁芥与古先生交往频繁,正是吃准古先生的迂腐老实,这才觉得从其身上敲诈一笔私了费将是易如反掌的事。但是,致使丁芥大惑不解的是平日文弱的古先生,却倔强的让人难以置信。气急之下的丁芥,遂决定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将坏事做绝。

丁芥重新润色了状子,罗织来了数十余的真假签名,亲自进京投状。耄耋老者如京告状,自然引起了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于是,迅速将所告之人和事确定为大案嫌疑,拟成公文逐级下发,最后责成茶都市文化局调查处理。

茶都市文化局属下的稽查队长,其掌队姓牟,此君原为开车师傅,后走运获得提拔荣升为队长。坊间传闻,牟队长能够走运荣升是花了大代价的。以常理推之,既然花了大代价,那自然是必有所求。犹如做生意而追求利润回报,自然是顺理成章的了。何况身处当今的逐利时代,天下哪有愿意做赔本生意的呢?

牟队长是个极干练的人,随着履职时间的增长,街巷间相关的流言故事也水涨船高地多了起来。有好事者,赠予了牟队长一个雅号,称其为“见红就好”。曾有坊间愚者,懵懂于“见红就好”的典故,概然询之于智者请教。智者轻蔑于愚者之蠢钝,仰头狂笑之后,随意扔给愚者一串经典。曰:“傻之乎哉!红者,红包之红也!宅女之红也!”

闲闻不叙。话说自牟队长接到上头督办的大案子后,立马意识到上苍又眷顾了自己一件极美差事。牟队长早有耳闻,这个倒霉的古先生,除了是个酸不溜丢的迂腐草根作文者外,还是个颇有家藏的古物爱好者。心念几转,烟圈升腾,不尽的遐想与诱惑,已经使得牟队长飘飘乎欲仙了。

两天后,古先生被叫到稽查队调查询问了。平日里,只知道将所有时光都耗费在教书和业余写作的古先生,哪里经历过这样的阵仗。在牟队长交换着威严与客气口吻的询问下,古先生机械地回答着每一个提问。临结束,根据牟队长的要求,还前所未有地在笔录上使用上了指摸印。

糅合着委屈、愤怒和耻辱的古先生,失湖南新闻网魂落魄地从稽查队办公室出来,先生的第一个感觉就是如同下过地狱似的。在一片茫然的脑海中,古先生反复地扪心自问:难道自己用全部的生命和爱恋,倾情于地方的文化事业,倾注着自己全部的心志与智慧,去寻找和研究已经被时空淹没的地方文明史迹,用一个作文者的良心和热情,致力于宣扬社会的文化和谐、企求着天下大同,所得到的回报竟会是这个结果吗?

百思不得其解的古先生,一时间陷入到了迷蒙的空幻世界之中,但觉眼前不断映现出千百年来一幕幕作文者的故事。

不是吗?他们之中有的器宇轩昂、意气风发;有的蓬头垢面、浑身鲜血;有的迎风苦思、仰天长叹。甚至还不乏有为了一言、一书、一典故、一风骨、一气节,而概然抛头颅、洒热血的惊天之举。

在如真似幻的绰绰影像之中,忽然有一位似曾相识的先哲,迈着沉稳的步子,径直走到古先生的面前,他用慈和的眼神直视着古先生,开门见山地劝勉说:

“入文道而传扬道德,明远志而标榜骨气,知艰难而勇于奋进,耕耘不辍,百折不饶,至死方休,此乃文者之品德与宿命也!

人生匆匆,当积德于民,报效于国;岁月腾腾,应创业于公,献身于众,可慰平生,含笑于九泉者,可谓此耶。

利,人之需,宁弃而不尊财辱格;财,人之爱,宁舍而不损仁丧义;权,人之摄,宁忍而不奴颜媚骨;势,人之畏,宁违而不逢迎阿谀。谋事难,难得求索,难在不弃;成事难,难在无私,难在恒持!”

如一杯甘露,如一缕清风,顿时给了古先生以无穷的勇气与力量。于是,他屏除了脑海里的所有杂思乱想,重新调整出良好的心态,勇敢地回归到家里的书斋,又全神贯注地投入到构思与文创之中。

两个星期以后,古先生又被召唤到茶都市文化局,根据要求将一应出版合同等原始材料之复印件送交牟队长备查。期间,文化局的一位副局长接见了古先生。副局长耐心听了古先生的辩述理由后,虽带腔调但还是和颜悦色地说:“你热心和奉献于地方文化的创作,我们了解情况也很受感动。但是,上面要求调查,我们也只能依律办事。经过我们的核实,有关你‘抄袭他人作品’的控状基本不能成立。至于其他,我们将继续调查,最后才能结论。”

古先生听了,觉得副局长说的合情合理,在表示了谢意的同时,再次用事实口头申述了受到陷害的事实。最后,先生诚恳地对副局长说:“退一步讲,鉴于本人欠缺应对复杂社会的能力与经验而被骗子骗了,作为人民政府的职能部门,不但没有想办法维护受害人的名誉和利益,反而没完没了地审查受害人,请教这其中有什么讲究吗?”

副局长显得有点尴尬,但还是勉强带着安慰的口吻说道:“你反映的情况很重要,我将亲自过问这件事,相信能够给你公正满意的结论。”

南宁银屑病专科医院古先生是带着感动的心情告别副局长的,因副银屑病的病因为先生坚信政府的公权力和公信力是绝对可靠的。回家后,古先生没再多想,很快又倾心投入到自己痴迷的文创中去了。

有一天,正在专心写作的古先生,突然接到为承印自己书籍的印刷厂王经理的电话,说牟队长带人查抄了印刷厂,强行拆走了排版电脑,理由是其违规承印了非法印刷品。过了一天,又听说牟队长亲自驾车冲到某书店,从书架上搬走了古先生及所有本地作者创作的书籍。

期间,牟队长还多次给古先生打电话,一方面不断强调案件重大,上头催办的很紧;另一方面暗示古先生,可以私下交流交流。

为了加大对古先生的压力,牟队长纡尊降贵地亲自降临到当地的县文化局,通知古先生到县稽查队办公室,摆出审案的架势,武断地要古先生承认印制了非法印刷品。本地两个西装革履的稽查队员,也威风凛凛地在旁边帮腔威吓。

一向清高自诩的古先生,那能承受得了如此的人格山东哪里治疗银屑病侮辱和执法犯法的行为。古先生当下振声抗议说:“你们是通知我来协助调查的。怎么倒像开庭审案的架势了?”

上一页12下一页 赞

德阳工作服定制

中卫工服定制

运城订做西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