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绕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缠绕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李泽楷被查电盈私有化残局难收

发布时间:2020-02-11 04:07:36 阅读: 来源:缠绕膜厂家

市场对于李泽楷被香港警方调查的消息,并不感觉意外。电讯盈科这场如肥皂剧般漏洞百出的私有化,即便被喊停,也注定残局难收拾。

电盈私有化已于2009年4月被香港上诉庭裁决撤消,其大股东李泽楷亦发表联合声明表示放弃上诉,电盈私有化事件也被看作是已告一段落。耐人寻味的是,为何事隔近一年,在其私有化或资产重组计划又有机会重启之际,警方才采取相关行动呢?有关部门对电盈私有化的股东投票中涉嫌舞弊的调查是否有了新发现,案件性质是否会因搜查取证而改变呢?

意料之中的调查

自农历新年前传出警方搜查后,目前仍没有最新进展的消息。事件各方都表现静默,闻风而动的香港媒体们,也变得束手无策起来。迄今为止,也没人敢去断言判断其事态的严重程度。

据公开信息可以得知,这个被称为电盈私有化的“种票事件”,一直由香港证监会、律政司及警方商业罪案调查科三方联合跟进调查。据港媒的报道,此次调查商罪科内部有逾半人员参与其中。因为搜查中地点涉及十多处,曾出动100多名调查人员。

很显然,这已不再是一场与小股东们单纯的角力,李泽楷面临的是香港多个监管部门的联合力量。

“李泽楷被查是意料之中的事。”一位长期关注电盈事件的香港投行人士在时代周报查询时表示,虽然私有化被否决,但目前为止还没有人为该案件负责。此外,香港证监会在去年赢得诉讼之后,其行政总裁韦奕礼就曾声明,对电讯盈科私有化“种票事件”的调查会继续进行。

目前为止,对于电盈私有化案件调查中,没有人被捕。李泽楷的代表律师martin rogers针对被查消息回应指,李泽楷本人目前并没收到任何违法行为的指控。

但亦有香港资深媒体人士认为,证监会在法庭上指称“种票事件”策划的关键人物,是电讯盈科副主席袁天凡和前富通保险高层林孝化,而不曾指称过李泽楷。

值得注意的是,搜查电盈总部和李泽楷的多处住所之前,一直是袁天凡和林孝化在协助警方调查。尽管香港警方和电盈公司对于搜查均拒绝作出回应。但从案件进展的路径,搜查李泽楷住所等多处地点看,有关部门的调查在深入。

曲折的私有化

纵观整个事件,核心在于李泽楷在电盈私有化上不惜铤而走险。

2008年11月,当时持有电盈28.3%股权的李泽楷,联同持有19.84%股权的第二大股东中国网通,提出以每股现金4.2港元回购电盈52.42%的公众股份,从而实现电盈退市。

小股东的愤懑在于,大股东对于电盈本身的估值出现巨大的偏差。有人算了一笔账:电讯盈科2008年7月曾提出要出售旗下子公司HKT45%的股份,当时的市场竞价已高达25亿美元(折合195亿港元),这也意味着HKT全部股份的价值就可达到433亿港元。但如今若以每股4.2港元的回购价算,整个电盈才值284亿港元。

有分析人士指出,李泽楷选择在金融危机这样一个时机出手,在短期内投资者可以套现离场,但长期来看是牺牲广大中小投资者的利益。

在这样的争议下,使得口水仗在所难免。当时,港媒舆论较为一致地偏向声援小股东,对电盈提出质疑,指出李泽楷及盈科拓展、网通回购公众股是“零成本”,甚至还可净赚红利。对此,李泽楷也并不客气,他发表一份声明指出,部分媒体的评论和报道有失公允,并指责部分评论员及记者“对商业运作及金融方面的认识似乎未必足够”。

但期间一封匿名的举报信打乱了电盈大股东们的步骤。香港知名股评人David Webb向证监会和廉政公署举报,通过调查在电盈的股东登记册中发现猫腻—有人在背后操纵股东大会的投票结果,曾亲自到香港中央证券登记有限公司调查的David还发现很多“巧合”—对股东名册作小范围的抽样调查,结果发现电盈的股东名册在1月份出现数百位只持有一手(1000股)股票的小股东。即有人故意向数百个富通保险的经纪每人免费赠送1000股电讯盈科的股票,以换取投票支持。

但这份举报信并未能随即发生作用。电盈在召开股东大会前夕将收购价调升为4.5港元,2009年2月4日,电盈私有化提议却以超过75%独立股东投票同意,最终获股东大会通过。 但收到举报的证监会带走了股东大会的投票记录。

2009年2月23日,电盈准备退市的前夕,证监会宣布向法院申请,介入电盈私有化的有关法律程序。证监会转身变成推翻私有化的主要力量。 4月3日,在法庭上证监会抬出多达17箱的文件举证,直指盈拓的“种票”计划。

2009年4月,经过高等法院原讼庭及上诉庭的两番诉讼后,上诉庭法官在4月22日最终裁定证监会胜诉,否决了电盈私有化提案。

小超人的“退”变

小股东们松了一口气,同时也出了一口怨气。

2000年时,李泽楷上演一场堪称当年亚洲最大笔并购案“蛇吞象”收购大戏,以280亿美元买下香港电讯公司,更名为电讯盈科。但此后几年电讯盈科业绩和股价表现却一直低迷。在经营上不见有太大的突破下,2006年李泽楷便已生离心,向基金求售电盈。

“既然很难再从股市获得资金,而维持上市公司地位所需的成本却是一笔大开销,所以买卖都是意料之中。”分析人士说道,电盈对于李泽楷,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而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人士指出,香港上市公司私有化大有人在,但如电盈私有化搞得满城风雨还纯属罕见。“造成如此大的冲突,皆因无视投资者的利益,忽视公众的智商。”

正如主审此案件的法官之一罗杰志的动情之言,“电盈股价从120港元跌到一文不值—真是可悲。这些人把毕生积蓄投入该公司,却落得两手空空。”

李泽楷有“小超人”的称谓,不仅仅因为父亲李嘉诚是“超人”,还因为他还有着其父般的经商天赋。但李泽楷从商路线、风格,一直与其父迥异。在这一场失败的交易中,李泽楷的声誉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损失。

比尔·盖茨曾形容李泽楷“无以伦比的创造力是‘人有无限可能’的完美注解”。初来乍到,便与传媒大亨默多克过招,动作利索得让市场惊艳。他的座右铭是,“要把眼光放远些,不要只顾眼前的短暂利益。”但事实上,近年他却一直在背道而驰。

如今,十年前那位雄心勃勃、追逐大互联网梦想的那位理想青年已经不复存在。步入中年的李泽楷,随着创业激情和强烈事业心的消退,已经彻底变成为一个出手凌厉的资本玩家。

正是因为没有留有余地,李泽楷在电盈私有化这个事件上,给自己造成进退两难的局面。

杉原杏璃av

长泽梓作品封面

盗墓笔记1:七星鲁王宫

养宠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