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绕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缠绕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男子与妻闹离婚出门“散心” 高速路暴走8小时 图片

发布时间:2020-01-14 22:23:07 阅读: 来源:缠绕膜厂家

男子与妻闹离婚出门“散心” 高速路暴走8小时

当天晚上7点左右,天刚微黑,在成自泸赤高速富顺县境内205KM路段的路面上,一名青年男子沿着路旁的防护栏低头缓慢前行,固执一如当年的“阿甘”,像是要找回自己的“珍妮”。

与阿甘不同的是,他身后的追随者则是他年逾50的母亲和姑妈,她们正试图劝他离开高速。高速路上,一辆辆车疾驰而过,男子继续走着,一走就是8小时,他的母亲、姑妈也跟了8小时。

两年前,春梦和韩敏辞掉东莞的工作去了重庆,因春梦在永川,韩敏在荣昌,两人开始了分居生活。当年5月13日,就在春梦来到韩敏所在工厂上班一周后,春梦突然走了并提出离婚,此后韩敏开始有些不正常了。

在童寺街上,因不愿听母亲劝说,韩敏把胡洪英的手机摔到地上。这期间,舅舅的劝说让韩敏稍稍平静,没再前行。因两个舅舅有事要离开,胡洪英只好回家喊人来继续跟着韩敏。

儿子依然固执前行,除了一句“你们不要管我,让我一个人去,你回去看娃娃嘛(韩敏7岁的儿子)”,途中韩敏始终不言语。一人在前,两人在后,三人就这样朝着泸州方向,在高速路上一直走、一直走,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今年清明,胡洪英就曾去宜宾市兴文县找春梦,希望能求她与儿子复合。“她父母也希望复合,但她就是不肯。”说到这里,胡洪英叹了一口气,眼神不住望向门外,似乎在思索什么。

随着天色渐黑,胡洪英两人开始担心起来,而更让人不安的是韩敏走过了童寺出口也没有下高速的意思。“我和他姑妈一边哭一边劝他、拉他,但哪里拉得过他嘛,在高速路上天都快黑尽了。”无奈之下,胡洪英用韩敏姑妈的电话拨打110求助。

接到报警后,值班的富顺县公安局童寺派出所副所长赵有江一边通知两位民警赶往现场,一边向富顺县公安局指挥中心汇报,请求交警支援,此时已是晚上7点过。

富顺交警大队值班大队长杨林接到转警后,立即通知成自泸高速公路管护大队和富顺交警大队城关中队派人赶往现场。杨林要求民警要注意观察韩某的情绪,避免使用过激的语言。同时,为确保韩某及其家人的安全,必要时可采取果断措施,将韩某强行带离。

“我们赶到时,他们都还在高速路上走。”民警邹慎修告诉记者,找到三人时天已经全黑,“劝了很久他仍不肯离开,我们将他叫到相对安全的应急车道内劝说。”

民警的劝说并没有立即奏效,韩敏依然固执地走着。为确保三人的安全,民警一行只得开警灯一路跟随,“我们一边陪着走一边劝他,劝了一个多小时,他一直说他要去上班,喊我们不要管他。”

途中,民警试图把韩敏拉上车送他们离开,但韩敏挣脱了。出于安全考虑,民警只得加入了这个寻找“珍妮”的队伍,一路走一路劝,一走就是一个多小时,一直走到了距高速富顺收费站不到两公里的地方。晚上10点过,在高速上步行近10公里的韩敏终于同意离开高速,随后被民警送回家中。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龙万乡赵岩村10组韩敏家中。此时,胡洪英正穿着拖鞋、戴着遮阳帽准备下田插秧,见记者前来便邀我们进屋就坐。胡洪英说,韩敏之所以会上高速,是因与妻子闹离婚。

胡洪英:他之前对人很温柔也很有礼貌,春梦脾气比较古怪。两人之前还可以,他们闹离婚后春梦打了韩敏4次,我记得有一次春梦把韩敏身上抓了40多条印子,有一次还用铲子打他。我的孙儿(韩敏7岁的儿子)也常给我说妈妈对他和爸爸不好。

胡洪英:现在我们压力很大,一方面是经济原因,一方面是周边有些人对我们的误解。经济压力是家里刚修房子欠了钱,他现在又没有上班,家里收入主要靠他父亲。误解是很多人说我们不给他治病,因为我感觉他因为闹离婚而精神有些乱了,我们喊他去拿药,他不去,说自己没有病。

制服丝袜

性感图

可爱美女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