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绕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缠绕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媳妇的非洲美好时代中国文化软实力的输出东兴

发布时间:2020-10-18 16:34:16 阅读: 来源:缠绕膜厂家

“毛豆豆”的扮演者海清在非洲参加公益活动。电视剧《媳妇的美好时代》在坦桑尼亚热播,“豆豆”成了坦桑尼亚家喻户晓的大名字。2013年3月25日,习近平在坦桑尼亚演讲时也提到了《媳妇的美好时代》的热播,“媳妇”成为了“中坦友谊”的新标志。 (受访者供图)

肯尼亚演员斯瓦勒,在斯瓦西里语版《媳妇的美好时代》里给“余味”配音,他在节目中被主持人提问:“在中国,我们经常会问这样一个题目:你的母亲和你的媳妇同时掉到河里,你先救谁?”

斯瓦勒从没有听过这种题目,愣了好几秒,答道:我既不想得罪母亲,也不想得罪媳妇,我会说,我不会游泳。

“中国电视剧《媳妇的美好时代》在坦桑尼亚热播,让坦桑尼亚老百姓了解到中国老百姓生活的酸甜苦辣。”2013年3月25日,习近平偕夫人彭丽媛出访非洲,在坦桑尼亚的演讲中提到“媳妇”时,会场上轰地响起了掌声,一度打断了他的讲话。

当天晚上,中国网络炸开了锅。说着一口斯瓦西里语的毛豆豆被网友一遍遍贴出来:“毛豆豆太适适用这种语言吵架了。”

共7页: 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

“毛豆豆”是《媳妇的美好时代》里的女主角,也是“中国媳妇”和“中国大艺人”在坦桑尼亚的代名词。

《媳妇的美好时代》至少有两个“第一”:第一部被国家广电总局“中国优秀电视剧走进非洲”项目推向坦桑尼亚的电视剧;第一部被翻译成斯瓦西里语的中国电视剧。

2011年,《媳妇的美好时代》在坦桑尼亚国家电视台TBC1首播,放在下午6:30的非黄金时段,结果连续热播三个月。首轮播映结束,由于要求重播的来信实在太多,TBC不得不和中国片方商量重播。一年后重播时,“媳妇”从首轮播映的非黄金时间段,调到了黄金时间段。

“媳妇”成了“中坦友谊”的新“代表”,就像1970年,中国援建坦桑尼亚修建的那条“坦赞铁路”一样。

共7页: 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

《媳妇的美好时代》斯瓦西里语版海报

“非洲人就喜欢愉快的笑剧”

刘东原本想带到坦桑尼亚往的,是电视剧《渴看》。

2009年11月,刘东从文化部外宣处调任中国驻坦桑尼亚大使馆文化参赞时,一直在琢磨,该带点什么“礼物”给坦桑尼亚兄弟?

但很多“礼物”很难带。

刘东曾希看在中国新年的时候,给坦桑尼亚兄弟也放放烟花一起庆祝庆祝,可这个国家即便是国庆阅兵也没烟花可放。他挖地三尺,终于从肯尼亚找来能放烟花的发射架和人。此后每年春节,都会有不同的坦桑尼亚政要前来捧场:总理、副总统、国防部长、第一夫人都来过。大使馆也举行新闻发布会,记者们采访相关职员,中方职员每年会对着记者们说一次:“我们在这里支援坦桑尼亚的国家建设,回不了家,所以就要在这儿过年。但我们过年也不是自己过,我们跟你们一起过。”坦桑尼亚观众看了这些,也“十分兴奋”。

想办电影节、想请艺术家来表演,难度就更大了:坦桑尼亚全国也没几家电影院,戏院更少,基本都处于荒废状态。

不过坦桑尼亚需要电视剧。

共7页: 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

《渴看》之所以是第一选择,由于这是一部“讲艰苦奋斗,宣扬中国网传统美德”的电视剧,1990年代在越南播出的时候,曾有过“万人空巷”的辉煌纪录。

刘东早早就和北京电视剧制作中心谈妥了《渴看》的版权。对方的态度是:不要钱,免费提供。

可当2010年初,坦桑尼亚国家电视台果真对中国电视剧有了爱好,大家正预备坐下来好好谈的时候,刘东和他的同事们又犹豫了:《渴看》反映的是1970、1980年代的中国,不是现在的中国。何况那个年代的画质,也和现在的电视剧制作水平差太多了。

非洲人喜欢武打片,《李小龙网传奇》就成了一个选项。但不凑巧,《李小龙网传奇》的非洲版权早被一家南非公司买断,要买回来可得花一大笔钱。

古装片也不太合适。你怎么跟非洲人解释“任督二脉”?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斯瓦西里语部主任韩梅,算是对坦桑尼亚人的收视爱好颇为了解。除了制作天天的广播节目,这里操着流利斯语的“老中”和来自东非各国的“老外”们,还负责把国产片译制成“东非共同体国家(坦桑尼亚、肯尼亚、乌干达、布隆迪、卢旺达)普通话”斯瓦西里语。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是中国对外网传播的重要部分,1961年9月,为支持坦桑尼亚人民争取民族独立的斗争,中国用非洲人的民族语言斯瓦西里语开办了对东非地区的短波广播,斯瓦西里语部就此成立。早些年,每当中国人在电波里聊起长城、筷子的时候,坦桑尼亚听众就会竖起耳朵来听。

坦桑尼亚diy的本土电视剧制作水平并不高:一两个简单的场景,人物就在场景里对话。没有高清,没有宏大场景,他们还是看得津津有味。韩梅对南方周末记者说:“非洲人天性乐观,没有什么愁事,就喜欢愉快的笑剧。”

笑剧成了选剧的重要考量标准。

共7页: 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

此时《媳妇的美好时代》正在中国各大卫视热火朝天地播着,海清正成为各个媒体版面上的“好媳妇”。

“笑剧”、“热播”、“当代中国”,这些都符合刘东和韩梅的设想,“更重要的是,它是一部家庭戏。非洲人的家庭观,跟中国人差未几。”韩梅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后来的事实证实了韩梅的判定。2011年底,《媳妇的美好时代》改名为斯瓦西里语的《豆豆和她的婆婆们》——在婆婆后面加“们”,是韩梅和翻译反复推敲的,“们”既符合剧情,又能在斯语版名称里产生幽默效果。“豆豆”和“婆婆们”在TBC1播出后,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斯语部后来不断收到来信,那些非洲人在信里说:电视剧里的婆媳关系,和自己的情况很像;毛豆豆的丈夫余味,夹在婆媳之间受气,我们也有这样的事。

《豆豆和她的婆婆们》在版权上一分钱没花。刘东和韩梅是找到国家广电总局帮忙。用刘东的话讲,“广电总局又出钱又出力。”广电总局和版权拥有者华录百纳副总经理罗立平谈了两次。第二次,罗立平就决定把该剧斯语版播出权“无偿提供”给坦桑尼亚。

“这事肯定是国家需要。支持国家‘走出往’,作为公司来讲,责无旁贷。”罗立平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共7页: 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

2011年,时任坦桑尼亚驻华大使马普里(右二)在观看斯语版《媳妇的美好时代》,笑得前仰后合。

“你们得讲斯瓦西里语”

不是只有中国人会把电视剧白白送给非洲兄弟。欧美人也送,或者只是象征性地收点钱,但是由于版权卡得死,只能送点“老东西”。坦桑尼亚播过《老友记》,但还看不到《越狱》、《生活大爆炸》这些“新片”。

“实在他们不太喜欢英语节目。”刘东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固然在坦桑尼亚,稍有教育水平的人都能讲很流利的英语。

刘东到坦桑尼亚几年,无论是出席新闻发布会,还是举办中国电视周这类活动,坦桑尼亚人都会明确告诉他:你们得讲斯瓦西里语。

“斯瓦西里语在这个民族中的地位还是很高的。”刘东想。跟坦桑尼亚人谈电视剧,坦桑尼亚广播公司总裁直截了当地告诉刘东:“假如有斯语的节目,我们愿意优先放斯语剧。”

刘东留意过那些用字幕方式播放的外国片:在坦桑尼亚,电视机大多一般都在15英寸左右,最大也不超过20英寸。可斯瓦西里语每个单词都很长,摆在屏幕上,要么观众跟不上,要么半个屏幕就被字盖住了。他觉得必须得给《媳妇的美好时代》做斯瓦西里语配音,这样不但普通人可以一边做事,一边听,看不懂文字的观众也能明白。

可坦桑尼亚并没有专业的配音演员。整个东非都没有。

和广电总局、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商量一番,刘东决定“给东非培养第一批配音演员”,“这也是一种文化软实力的援助”。

坦桑尼亚广播公司给了中方一份配音演员备选名单,名单上列的都是在东非颇有名气的影视剧艺人;中方筛选、口试,终极挑出了三位肯尼亚演员到北京配音。之所以不是坦桑尼亚演员,一是肯尼亚人的音色更合适该剧;二是也有档期题目。

共7页: 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

EVA注塑

冷拔精密无缝钢管

儿童积木乐园租赁

316L无缝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