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绕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缠绕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今时

发布时间:2019-09-29 22:49:52 阅读: 来源:缠绕膜厂家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

手捧散发着油墨香气的新书《有实其积——纪念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六十华诞文集》,诵读一篇篇诉说考古情缘的回忆文章,不禁折服于老一辈考古学家高尚的情操,情之所至,不吐不快。

山西考古所走过了风风雨雨的六十年,取得了很多辉煌的成就,然而在这些成就的背后隐藏着几代考古人的艰辛,感动我的不是那些重要的考古发现,而是无数人为获得这些发现付出的努力和汗水。面对老一代考古人的付出,坐收渔利的我等小辈实在汗颜。所幸的是,山西考古所出的这本文集,收录了这些沉沉的历史片段,供后辈们景仰和膜拜。

我看到杨富斗先生与海玉仁先生为省钱,两人将一应发掘和生活用品用一辆小平车从侯马拉了整整60公里到万荣。在路上,两位30出头的年轻人,一个大大咧咧的喊“信不信,我一口气能拉十里地!”另外一个鄙夷地斜视了他一眼“你就吹吧!”话音刚落,一个烟头漂亮的从眼前划过,先前说话的那个拉起板车,一溜烟,跑了——杨富斗先生主持的这次万荣庙前发掘发现了战国中期的五鼎贵族墓,还采集到吴国错金鸟书文字“王子于”戈。

我看到侯马盟誓遗址的工地上,黄景略先生手里拎着手铲,操着福建话做动员“现在寒冬腊月的,天寒地冻,白天太短了,我们工地离驻地足足十华里,每天跑来跑去的浪费时间和体力,我们能不能中午在工地把午饭解决了,不回去休息了?” 身前十来个来自全国支援侯马大会战的考古工作者齐刷刷地回答“能!”从此,陶正刚先生每天骑着从时任侯马工作站站长的畅文斋先生处借来的自行车往返工地。两个玉米面窝窝,一碗连个油花都找不到的熬菜就是午餐。更艰苦的是,由于自行车载力有限,只能轮着喝在车把上挂的两壶白开水,年长者优先——侯马盟誓遗址发掘,出土了盟书标本5000余件,就是以后载入世界考古学史册的“侯马盟书”。

我看到张忠培先生在白燕考古队的烛光下招待客人,满心欢喜盼来的“红烧肉”居然是一碗炖茄子上摆上了几块烧肉。他心里过意不去,专程请人去县招待所花20元吃了一顿“大餐”。张先生嘴里咀嚼着疑似烧肉的茄子,心里估计一边嘀咕“大师傅整的这是什么玩意?”一边琢磨着当天某个探方的打破关系——太谷白燕发掘及晋中考古调查,建立了山西晋中地区考古学文化序列的断代标尺,并在这一地区考古学文化谱系研究中取得重大突破,至今无法超越。

我看到佟伟华先生率领的历博考古队,在垣曲古城住的破败的土坯墙支撑的二层小楼在一个雨夜轰然坍塌了半边。考古队搬到镇上小礼堂居住,女队员们挤在一个狭小的化妆间里,而男队员只好住在敞开的大舞台上。佟先生当时的心情估计是焦虑并快乐着,焦虑的是“这起夜是不是太不方便了?”快乐的是“哗,这场子这么大,可够我们把陶片都摊开整理了!”——垣曲商城是目前已发现的五座早商城址之一,对研究我国古代城市的起源与发展,探讨早商时期的物质文化、社会历史及人文地理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

我看到通向枣园村的一条小路边,三个年轻的小伙子舞动着铁锹,挥汗如雨。当时薛新明在翼城北撖主持发掘,田建文、杨林中前往工地探班,三个精力旺盛的年轻人不甘躲在房内聊天,就在北撖附近搞考古调查,某天在路边一个牛圈旁,发现了一个被破坏了多半的灰坑,坑内密集的红陶片吸引了他们注意,于是有了上一幕。有趣的是,由于专注挖坑,竟错过午饭时间,田建文去老乡家买鸡蛋,说好三斤,老乡家没秤,田建文煞有介事地说“柿子一斤是七大八小,鸡蛋比柿子小,可以照着多给两个。”憨厚的老乡给了他24个,还免费帮煮,这顿午餐,杨林中吃了3个,田建文勉强吃了6个,薛新明居然吞了15个!——这座不起眼的半拉灰坑就是新石器考古界著名的“枣园H1”,是迄今为止山西发现最早的新石器文化遗存,很多学者开始检讨此前有关庙底沟文化起源问题的认识,这类遗存也被大多数学者称为“枣园文化”。

以上几个桥段,仅仅是过去时光的几个剪影,凡此种种,不胜枚举。可以讲,吃苦不是考古的全部,但作为一个真正的考古人,一定是吃过苦的。我相信,先生们写这些,权当是过往考古生活中的一些花絮和笑料,并不是真正的诉苦,正如陶正刚先生在文章中所说“我们当时的生活很穷,却没有人叫苦”。

反观今日,国家对文物保护事业的投入越来越大,考古队的设备越来越先进,考古队员的生活也越来越好,过上了“食有鱼,出有车”的好日子。这是社会的进步,却不敢说是考古的进步。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仍然能取得很多重要的考古发现,可突破性的研究成果却越来越少,考古报告越出越厚,可对考古遗存的认识却越来越浅薄,浮躁的情绪逐渐蔓延到整个考古界。过去,一瓶烧酒,一碟花生米,三五好友海阔天空地神侃,学术的火花随时可能迸发。现在,我们生活在电脑、手机的时代,人们追求速度、效率和解决问题的捷径,在追求这些的同时,忽略了耐心和等待,甚至不惜代价地投机,最后,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变少,变得越来越自我和独立。整个社会是浮躁的,我们也被四处蔓延的浮躁情绪所感染,浮躁逐渐成为我们的生活和工作方式。这些前辈写的回忆文章犹如当头棒喝,冷水浇背,把我从浮躁的情绪中短暂拉出,我想,我们这一代考古人,需要向老一辈考古人要学习的不仅仅是知识和经验,更多的应该是他们的精神与情操!

太史公曰:“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心向往之。”向从艰苦环境中走出的老一辈考古人致敬!

(2012年11月21日3版)

健身教练培训

吨袋厂家

电动窗厂家

水上闯关出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