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绕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缠绕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PX出海之谜恒逸石化的抗争与抉择搜了

发布时间:2019-09-21 03:58:55 阅读: 来源:缠绕膜厂家

PX出海之谜:恒逸石化的抗争与抉择

邱建林拒绝接受嗟来之食。性格倔强的他,同样拒绝在PX行业失衡的游戏规则中让步。

他被外界视为最难管束的民企老板、一个石化行业巨富。也有人说他是一个面容憨厚但唯利是图的商人。在同事眼中,他心地柔软、醉心慈善,而在埃克森美孚、日本新日石等全球石化业跨国利益集团高管看来,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反叛者。

邱建林是恒逸石化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恒逸石化)董事长,他管理的这家中国最大民营石化企业每年需要2000万吨左右的PX原料,这些原料60%掌控在日本和韩国财团手中,另外的40%则需要从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手中获得。

上游原材料——PX行业垄断程度如此之高,以至于产业链下游的生态平衡被严重破坏。2007年之前,恒逸石化一直处在极为被动的位置上,邱建林为了获得价格合理的原材料,不得不在已结成稳固利益集团的跨国公司之间痛苦地周旋,大多数时间都得卖力喝酒并看人脸色吃饭。

如今,恒逸石化历时5年、投资270亿元的石化项目已经顺利通过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商务部和文莱环境局审批。这意味着中国民营企业最大规模海外投资项目一锤定音,意味着全球PX玩家中将首次出现来自中国的民营企业,意味着国内PX产业垄断格局被打破。

人生充满了妥协、平衡和放弃,邱建林用了5年时间来证明自己。如今,他做到了。

出海

但这并非邱建林初衷。如今,一个无处安放的争议已深陷民意泥潭。“邻避运动”的不断升级使PX项目在国内几乎闹得满城风雨。

国内外腹背受敌的巨大压力让恒逸石化有些喘不过气来。“二等公民”的尴尬身份更是让其选择成为一名PX“叛逃者”。

一艘投资规模巨大的民营航母悄然起航。表面上看,是中国民营企业“走出去”获得的巨大成功。背后隐藏的却是一个民营石化企业为摆脱资源受制于人而作出的抗争。

据了解,文莱项目为恒逸石化在当地投资建设年加工800万吨原油的石化项目。《中国经济和信息化》记者查阅项目公告发现,其中一个主要产品正是公司下游产业链所需的紧缺原材料PX(中文化学名对二甲苯)。此次出海,也被业内解读为恒逸石化为打破原料来源“瓶颈”制约的激进之举。

“我们的PX60%依靠进口,剩下40%从国内采购。”在恒逸石化副总经理郭毅与记者的交流中不难发现,在他心里,原料一直受制于进口的滋味并不好受。

郁闷的不只恒逸石化一家。2012年中国PX产能为882万吨,但PX进口量高达629万吨,PX进口依存度已快速升至44%。进口依赖度的不断上升导致PX价格快速攀升,下游PTA(中文化学名精对苯二甲酸)生产企业因此叫苦连天。尤其在纺织服装行业不景气的大环境下,两头受挤压的PTA生产企业更是举步维艰。

PTA是重要的大宗有机原料之一,主要用途是生产聚酯纤维(涤纶)、聚酯瓶片和聚酯薄膜,广泛用于化学纤维、轻工等国民经济的各个方面,与民众生活密切相关。

既然和国计民生息息相关,为何不选择在国内发展PX来解决原料供应问题?“一方面是国内炼化项目由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审批,民营企业拿不倒‘准生证’;另一方面PX项目一般要与大型炼油厂配套建设,而原油进口实行配额管制。”郭毅坦言。

目前,国内能够进口原油的只有包括“三桶油”在内的极少数企业,地方炼化企业几乎不可能进口原油。

有人忧愁有人欢喜。近年来,随着国内PX事件不断升级,新建PX项目几乎停滞不前。这让亚洲各大PX生产商看到了商机。目前,韩国、日本等国均打响了大量扩产PX的如意算盘。显然,这些新增产能是为中国准备的。

恒逸石化打算借出海之机摆脱这一尴尬命运。多年来,凭借对市场形势敏锐的洞察力和对行业未来发展准确的判断力,恒逸石化始终扮演着一个名副其实的产业链上游“拓荒者”角色。

这一次,他们将触角伸向了同行鲜于尝试的国外。

双雄

在杭州萧山,提及“萧山双雄”可谓家喻户晓:一个是邱建林,另一个是李水荣。

邱建林管理的恒逸石化坐落于杭州市萧山区市心北路,其前身是一家以纺织起家、一度濒临破产的乡镇企业。目前,恒逸石化已发展成为一家专业从事生产PTA、聚酯纤维和己内酰胺相关产品的石化企业。

李水荣掌权的荣盛石化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荣盛石化)也是浙江民营企业中的佼佼者,经过将近20年的潜心经营,该公司成功实现了由传统的织布企业向石化、聚酯、纺丝、加弹一体化生产的现代化企业集团的跨越。

在别人眼里,两家公司的关系非同一般。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恰好印证了这一说法:他们分别交叉持股、控股旗下包括浙江逸盛、逸盛大化、海南逸盛等多家生产PTA的子公司。由于生产同类产品,这种既合作又竞争的模式在江浙一带并不多见。

在郭毅看来,两位老板走到一起还是源于萧山的地缘文化。“萧山这个地方,合作意识比较强,这才是关键。更重要的是,两家企业的起步经历和发展历程都较为类似,又处同一个行业,都想往产业链上游发展。”

荣盛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罗伟对《中国经济和信息化》记者表示:“浙江当时不是以国有企业为主,而是以乡镇集体企业为主。萧绍地区本身有纺织基础在,很容易发展起来。目前,萧山地区规模以上的化纤纺织企业接近500家,合成纤维为550万吨,接近全国20%产量。在这个有纺织化纤工业基础的地区,合作共赢是比较可靠的盈利模式。”

通过“一加一大于二”的合作,两家公司将竞争对手远远甩在了身后。但在成为“好拍档”之前,他们都是从小作坊式的纺织业起步的。如何向产业链上游突围,寻求发展壮大的机会,是当时摆在两位老板面前的共同问题。

上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是聚酯产业飞速发展的“黄金十年”,这也成为恒逸石化成功突围的关键时期。

但是,恒逸石化的聚酯之路走得并非一帆风顺,甚至还遭人非议。“1999年,我们准备做聚酯,包括后来的PTA,都曾引来一些大型国企的质疑——民企上什么PTA,那么大投资规模,你们有能力管理吗?”这些质疑声至今仍时常萦绕在郭毅耳边。

早在2001~2003年,国内化纤行业掀起一轮增产扩容的浪潮,引发对主要进口原料PTA需求的急剧增长,从而造成原料供应紧张,价格急升,下游化纤企业举步维艰。

当时国内的PTA被垄断在国有石化巨头手中,中石油、中石化旗下企业生产的PTA占到国产PTA产量的70%,化纤企业议价能力小,且物流成本高昂。

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作为萧山化纤龙头企业,恒逸石化和荣盛石化都将目光聚焦在了PTA身上,打算从上游寻找突破口。

2002年12月的一天,两个萧山人在美国杜邦公司不期而遇。邱建林和李水荣不约而同前往美国考察PTA生产工艺和装置。意外相遇并在得知彼此美国之行目的后,两位老板颇有他乡遇故知、相见恨晚之意。

2003年,当时一拍即合的两家公司共同出资兴建浙江逸盛石化有限公司(简称逸盛石化),一期70万吨PTA生产装置2005年建成投产;2006年,逸盛石化第二期70万吨PTA装置投产。时至今日,逸盛石化的PTA年产能已达340万吨,成为世界上最大的PTA生产基地之一。

中国民营石化企业没搞两年聚酯就搞PTA了?在国外看来,这有些不可思议。“1999年下半年,当我们还在做聚酯的时候,日本三菱化学就曾向我们推销PTA,并许诺未来他们PTA厂投产时候,可以考虑就近供应给我们。但是直到2005年,我们第一条PTA生产线已经投产,他们还没动静。”郭毅的话也恰恰印证了,当一个民营企业集中力量想要干成某件事的时候,效率往往是惊人的。

邱建林曾讲过一个有名的“面包理论”,即面粉价格不能高于面包。在做精面包的同时,首先要着力降低面包的生产成本,从而拉开产品与原料价格的差距,这样才能保证企业获利。而不断向上游产业链拓展,既可以做精面包,又可以降低面粉成本。显然,在上马PTA项目上,他采取的不是简单的竞争策略,而是一种“蓝海策略”。

国内纺织工业的高速发展带动了化纤需求量的大幅提升。尤其是2009年以来,国内PTA行业迎来大发展。其中,恒逸石化和荣盛石化两家企业在PTA产能扩张中,成为耀眼的“双子星”。

但蓝海也是海,是海总会有风浪。

第一个吃到螃蟹,使恒逸石化成为全国首家进军PTA行业的民企。随后,国内其他民营企业都看到了市场这块大蛋糕而纷纷跟进,新的价格战也随之发生。

同时,全球性的石油价格持续看涨,PX的价格水涨船高,下游消费企业生存环境进一步恶化,这对PTA的生产带来巨大的影响。

随着PTA产能的快速扩张,目前,中国已经超越韩国、美国,成为世界PTA产能第一大国。截至2012年底,中国PTA年产能超过3000万吨。

产能过剩危机接踵而至。

中联重科沥青摊铺机中标非洲工程建设螺纹蝶阀

五金知识昊天螺旋输送机吊轴承的设计规范和要求防腐剂

董文华历届央视春节晚会上的最大亮点向蕙玲